1、说课的概念

名称的由来(受导演“说戏”的启发) ——所以说课者也要当自己是一个演员:要表演好。
教什么,怎样教、为什么这样教:说课是教师面对同行和专家,以先进的教育理论为指导,将自己对课标、教材的理解和把握、课堂程序的设计和安排、学习方式的选择和实践等一系列教学元素的确立及其理论依据进行阐述的一种教学研究活动。  简言之,即要说要“做什么,怎样做、为什么这样做”,其中为什么要这样做是重点。

  说课是介于备课与上课之间、基于教学活动系统化特点的一种教学教研活动,它具有较强的参与性和合作性,能很好地解决教学与研究、实践与理论相脱节的矛盾。说课是从教材分析、教学方法、教学指导、教学程序等方面展现教师备课的思维过程,也显示了教师对大纲、课标、教材、学生的理解和把握
 

 

2、说课的意义:
它强化教师教学的理性思考,督促教师学习教育教学理论,不断更新教育观念,是促进教师在教学实践中密切联系教育理论提高自身业务能力的一种踏踏实实的教研活动;它呈现教师备课的隐性内涵,使教师的教学系统更加开放,也是强化教师之间相互交流、学习探讨、共同提高的一种大面积提高教师素质进而提高教学质量的简便易行的活动形式。

3、说课与授课有很大的不同,不同处在于:
  目的不同:授课的目的是将书本知识转化为学生知识,进而培养能力,进行思想教育,即使学生会学;说课的目的则是向听者介绍一节课的教学设想,交流教学经验
  内容不同:授课的主要内容在于教哪些知识,怎么教。说课则不仅要讲清上述的主要内容,而且要讲清为什么这样做
  对象不同:授课的对象是学生。说课的对象是领导、同行或专家、评委。
  方法不同:授课是教师与学生的双边活动,在教师的指导下,通过读、讲、议、练等形式完成,说课则是以教师自己的解说为主

4、说什么?说课的内容

说教材
    主要说明“教什么”的问题和“为什么要教这些”的道理。即在个人钻研教材的基础上,说清本节课的教学内容的主要特点,它在整个教材中的位置,作用和前后联系,并说出教者是如何根据大纲和教材内容的要求确定本节课的教学目的、目标、重点、难点和关键点
说教法
     主要是说明“怎样教”和“为什么这样教”的道理。在确定教学目的要求后,恰当地选择先进的教学方法是至关重要的。因此,要解释教者是用的什么方法落实“双基”、渗透德育、培养能力、开发智力的;还要说出教者在教学中是如何发挥主导作用的,在精华要害的知识上进行点拨,在能力生长点上强化训练,以及如何处理教与学,讲与练的关系;同时说该课时如何使用教具、学具或电教手段。
说学法
    主要说明学生要“怎样学”的问题和“为什么这样学”的道理。要讲清教者是如何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调动积极思维、强化学生主动意识的;还要讲出教者是怎样根据年级特点和学生的年龄、心理特征,运用哪些学习规律指导学生进行学习的。
     四、说课堂教学过程
    主要说明教学设计的具体思路,课堂教学的结构安排和优化过程,以及教学层衔接与教学环节转换之间的逻辑关系。

5、“说课”的基本原则

按照现代教学观和方法论,成功的说课必须遵循如下几条原则:

1、说理精辟,突出理论性 说课不是宣讲教案,不是浓缩课堂教学过程。说课的核心在于说理,在于说清“为什么这样教”。

2、客观真实,具有可操作性说课的内容必须客观真实、科学合理,不能故弄玄虚,生搬硬套一些教育教学理论的专业术语。要真实地反映自己是怎样做的,为什么这样做。哪怕是并非科学、完整的做法和想法,也要如实地说出来,以引起听者的思考,通过相互切磋,形成共识,进而完善说者的教学设计。说课是为课堂教学实践服务的,说课中的一招一式,每一环节都应具有可操作性,如果说课仅仅是为说课而说,不能在实际的教学中落实,那就成了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花架子”,流于形式。

3、不拘形式,富有灵活性说课可以针对某一节课的内容进行,也可围绕某一单元、某一章节展开;可以同时说出目标的确定、教法的选择、学法的指导、教学程序的全部内容,也可以只说其中的一项内容,还可以只说某一概念的如何引出,或某一规律的如何得出,或某个技能的如何使用等等。要做到说主不说次,说大不说小,说精不说粗,说难不说易;要坚持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不拘形式、自由研讨的原则,防止教条式的倾向。同时,在说课中要体现教学设计的特色,展示自己的教学特长。

6、走出误区,正确“说课”

误区之一:分清说课与上课。

防止把说课变成“试教”或“压缩式上课”。有部分教师说课过程中一直口若悬河,激动万分地给大家“上课”。讲解知识难点、分析教材、演示教具、介绍板书等,把讲给学生的东西照搬不误地讲给下面就座的各位评委、同行们听。其实,如果他们准备的内容和课程安排面对的是学生,可能会是一节很成功的示范课。但说课绝不是上课,二者在对象、场合上具有实质性的区别。说课是“说”教师的教学思路轨迹,“说”教学方案是如何设计出来的,设计的优胜之处在哪里,如此设计的依据是什么、预定要达到怎样的教学目标,这好比一项工程的可行性报告,而不是施工过程的本身。

必须用简洁、清晰的语言把备课中的隐性思维过程及其理论根据述说出来,使这些隐性的东西外现(隐性思维转化为显性思维)。要体现出执教者的教学思想、教学意图和理论依据,即思维内核。简单地说,它不仅要精确地说出“教”与“学”的内容,而且重要的是要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具体阐述“我为什么要这样教”。

误区之二:说教法学法太过笼统

“教学设计和学法指导”是说课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有些教师在这个环节中往往一言以蔽之:我运用了启发式、直观式……教学法,学生运用自己探究法、讨论分析法等等。至于教师如何启发学生,怎样操作,却不见下文,或者把“学法指导”理解为:解答学生疑问、学生习惯养成、简单的技能训练等,这都是不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