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教育技术,并没有多长时间。

从1997年9月进入安徽师范大学教育技术学系开始,这个专业备就受争议—— 一个专业的名称可以能争论好几年(请参考:教育技术与电化教育名称之争),何指望专业以外的人对它能有多深的了解呢?

我是一个宿命的人,而且从不认为专业有“好”与“坏”之分,一直很“安份”地接受这个专业,并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一名实实在在的教育技术人。但这个想法好象离自己越来越远:现在听到越来越多的学校停止了教育技术学专业招生。

为什么教育技术学专业不被社会认可呢?是我们的专业自身问题,还是我们培养的学生有问题?还是社会不需要我们这样的人?下面我们就此三个方面来列一些问题吧,看看自己能否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一、社会需要教育技术人才吗?

1 数字化的学习资源由谁来设计和制作?

2 每一个教师必须具备的教育技术能力由谁来培训?

3 社会与学校需要的信息化教育教学环境支撑平台(包括远程教育平台),由谁来管理和维护?

4 中小学信息技术老师由谁来担任?(这个好象可以由计算机教育科学专业的毕业生来代替)

二、我们培养的学生能做些什么?

1 我们的学生能设计开发出其它学科教师需要的数字化学习资源吗?(本人非常不赞成让每一个教师都去学习课件制作一类的技术,这并非是几日之功就可以达到专业水平的事情)或许你能做个PPT,能做个FLASH,能拍个视频录像,但那离专业还有多远呢?

2 熟悉一线学科教师对教育技术的需求吗?能够胜任这些培训工作吗?

3 熟悉信息技术支持的教育教学环境的管理和维护吗?

4 熟悉我们现在中小学信息技术开设的情况吗?教育技术专业开设的所有课程除了一门信息技术教学法和中小学信息技术相关这外,别无其它课程。很多人可能到毕业都不知道当地信息技术使用的教材,教学内容是什么。

关于教育技术能做些什么,可以参看这个日志:http://qiexing.com/post/jiaoyujishu-zuoshenme.html

三、我们的专业设置有什么问题?

1 为什么我们的专业培养不出社会需要和被认可的人?

2 为什么我们的学生经过四年的学习还不能做到我们期望他们能做到的事情?

按道理:教育技术是非常长于职业技能培训的,为什么对自己专业培养的学生却无效呢?我一直都怀疑,教育技术人开设的教育技术专业之前,有没有按教育技术的思想设计过我们的专业,有没有按照过教学设计的思想设计过我们的课程,我经历过很多教育技术的人上的课-从这些课里,一直被教育技术人鼓吹的教学设计思想也毫无体现,为什么我们自己人都不去实践!

教育技术会不会死,答案应当隐含在上面的问题里了。

另有感于laolaotang的博文,现也摘录一部分在此。

近来连转了几篇对教育技术“不利”的文章,其实是想让大家“痛定思 痛”,别像个大一的孩子那样做过多的憧憬。因为有太多“粉饰”的东西,所以就要充些“污垢”,好让这现实更真实。

但太刻意闹些反话不是要给教育技术的现状 火上烧油、落井下石,这绝不是我想要达到的效果,跟随教育技术十多年了,一直在这个圈子的最底层打拼着,对这个专业的激情是未曾褪去,也未曾对这个领域感 到绝望过的。我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偏激的。


 以批判的观点冷眼看当下,能让自己更清醒。

或许这些灰色主题让迷茫的学子们更加迷茫,但我想,到了一个极端,会物极必返吧。

有专家在大声的呼吁我们ET人 不是做PPT,不是修电脑,不是机房管理员,不应该跟电工坐在一起的,我们是有设计思想的人,我们要给学科老师进行教学设计。

听得很让人兴奋,我们真就能 这么高高在上?得了吧,现在能在学校有一个做PPT、修电脑、网管的岗位都不错了,还指望用思想去给人做设计。

简单的说,是连做脏活的机会都少了,因为技 术过不了关。

子曰:“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

我想,处于最底层的学子们,做些脏事也未尝不可的,并不会影响ET的面子。

在大学里多倾向于教些“脏”功夫 也是可以的,这不会让ET脸上无光,也不是把本科教育变成职业教育来做,简单的说,就是“先生存下来,再说”。

目前的困境当然是要受大社会的影响,怎么就 业压力大呀,人心不古之类的话不能当成一个客观的借口,那些大环境即不是我们能改变的,那我们就先从自身处解剖,找到活路。

很多可爱的孩子都奔向崇高的理 论核心去了,没了技术,这瘦弱的身躯不知能让他们支撑多久,毕业后即见分晓。

另非常感谢今天与延安的曹老师,山东的姜老师和深圳的杜老师谈话,让自己对教育技术有一点点新的认识。

在每一个教师都具体基本的教育技术能力之后,做为本科的专业就没有存在的空间了,因为学校不再需要“教育技术辅助人员”,或许教育技术真的会向教师职业培 训方向发展?教学设计做为一个独立的工作职位在国内基本不存在,教育技术存在的空间在:更专业的教学资源设计和开发,平台设计管理与维护,教育技术能力培 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