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教育技术很幸福,你有“权利”追踪最新的技术,发现它们给世界和自己带来的变化;
        学教育技术很痛苦,你有“义务”寻找适合的技术,运用到教学中,为教育带来变革。
        学教育技术的人多数处在一种兴奋状态。打开google,blog,wiki,接受rss,跟着概念图发散思绪……随着google一搜, 扑面涌入的新鲜玩意儿让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世界的那头不知道哪个家伙又捣鼓出个什么博什么客的。似乎如今技术发展速度之快已超过宽带接受数据的速度。
    多半教育技术人会得一种叫信息焦虑的病。
    病因:由于大脑长期大量接受、处理信息,造成大脑皮层活动抑制
    典型症状表现为:
1. 信息消化不良:大量信息在短时间内输入大脑却来不及消化,时间一长,便出现偏头痛、头昏脑胀、注意力分散等现象;
2. 信息干扰:大脑中可能同时贮存着大量同类信息,对于各种信息接触过多,又不善于分析和处理,会变得思绪混乱,判断力下降;
3. 信息恐惧:由于知识更新过快,不得不拼命学习新的知识。有些人会因此而顾虑重重,感到负担过重或担心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最后出现惶恐不安、失眠健忘、食欲不振、心悸气短等症状。
     不用惊恐,前英特尔总裁、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格罗夫曾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也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能够成功,一种是偏执狂,另一种是理想主义者。教育技术人既是信息技术偏执狂,又是教育的理想主义者。
     如果你对教育感兴趣,那么你需要了解教育技术,原来教育在信息时代已是另外一副模样;
    如果你对技术感兴趣,那么你需要了解教育技术,原来技术在教育中还可以那样应用。
    作为一个教育技术人,我绝对认为教育技术是个很好的研究领域。又想起了柳栋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技术不会主动发挥教育的作用。    这个变化的世界需要我们——教育技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