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专家谈教育技术的未来

陈勇 编译
20世纪,教育技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随着计算机网络等技术的发展,教育技术也随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而我们要真正把这些先进的技术运用到教育中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西方的教育技术专家们对新世纪该帮些什么,怎么把教育技术运用到创新教育中,数字技术会怎么改变教学的性质等谈了一些看法,对教育技术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
罗杰斯.沙昂克(Roger C. Schand美国西北大学学习科学学院主任,人工智能和多媒体交互技术领域的学科带头人):

未来的教育应是在线式的,是以网络为载体的。但如今,一些地方的专家对物理等学科教学还是保持着旧的思想观念。像教师站在讲台上讲,学生们在下面奋笔疾书地记笔记,这种旧的教学形式应该废弃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学到大学所有课程的学习都将转变为实践学习的方式,这样可真实地利用计算机模拟能力来提供专家级的讲授内容。

这样,自然而然地将在学校中引起相当大的变化。我们并不想未来让孩子们呆在家里,在计算机上完成课程的学习,也不想使他们和其他人经常保持真实生动的联系。他们需要的是学习怎样与别人交流,怎样处理现实中所遇到的问题和怎样成长为一真正的人的能力。因此,在学习过程中,需要老师在更多的学习领域业引导和启发学生。这些观点的接受不要急于求成。只要在未来的5年里,学生们可以学习一小部分这样的网上课程,但在以后的20年里,这种转变应成为体系,具有一定的规模。几乎今天所有的课程都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来进行教学,因为这样进行教学会使课程更为有趣,更有吸引力,更有个性化和更适合传输。

教师在教学中所担任的角色也将发生改变:教师不再是知识的提供者,而成为学习的引导者和启发者,以此来帮助学生在以后的学习和生活中形成相互协作的能力。学校也将变得更像寓教于乐的天地,在这里可以了解社会的功能,学习解决处理小组协作所遇到的问题等多方面的能力。学校不再枯燥,而变得更为有趣,人人都向往!

艾米.布鲁克曼(Amy Bruckman乔治亚技术研究院计算机学院副教授,目前正在进行小组协作学习方式的研究):

50年前,教师和教育研究学者就深受瑞士心理学家、哲学家皮亚杰,前苏联教育学家维果斯基,特别是美国社会学家、教育学家、哲学家约翰.杜威等理论思想的影响。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教学实践中仍然还在沿用他们的理论思想。以后的50年里,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我预测将取得飞速的发展。理由是计算机互联网有着巨大的潜力。我不相信技术有多大的魔力,运用于教育将取得根本上的转变,也不相信计算机运用于教育能取得多么巨大的进展。然而,我却相信把约翰.杜威的理论运用于实践的问题是现今乃至以后人类交流的根本所在。

教师并不是孤立的群体,他们也需要有更多的机会与其他同等的人分享思想。学生们也需要转变思想,要多与同学交流,包括不同年龄层次的孩子们。成年人,特别是年老有经验有学训的人,要重视他们,分享他们难犁知识经验,他们在教育体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计算机互联网能够使这些交流不仅成为可能而且趋于简单化。通过计算机互联网的交流使教育更具有实践性和真实性。

约翰.苏雷(John Sculley天狼星思维有限公司主席和共同创始人,1983年至1993年期间担任过苹果计算机公司的执行总裁):

因特网正在改变着一切,然而我们现在还处于使用的初级阶段。每一项重要的技术广泛运用于社会都要经历三个阶段:(1)好奇阶段(怀疑);(2)实验和实践阶段(试探);(3)使用阶段(信任)。今天在学校里的人们期望将来生活在一个困特网的世界里,但现在还处于实验、实践阶段,我们还需继续努力。

教师的角色也不可避免地随着因特网的加入而变得更为重要。如果他们愿意接受因特网和学生们自主学习的方式,教师们就有机会在学生们的生活里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懿律.梭伦维(Eillot Soloway密执安大学工程学院、教育学院和信息学院教授)、凯思琳.诺里斯(Cathleen Norris北得克萨斯大学技术和认知学系教授、国家教育计算机协会会长):

教育技术在被中小学教师广泛使用以前,需要趋于稳定、可靠、有效果。因此,在先前的采用者中,只有10%的教师每天坚持使用个人电脑、网络和教育软件。如今,我们要求把技术综合运用到课程中去,前提条件是只有技术逐步发展成熟后才能够实现。

首先,要忽略学校中的个人电脑――单机效果,而要重视网络作用。正像巴里.暮什曼所描述的那样:“中小学中使用个人电脑本身就是矛盾的。”孩子们在一周5天的使用电脑下来以后,他们都被搞得筋疲力尽。解决此现象发生只有合理地分配时间。一个孩子仅仅需要一个监视器和一个键盘就足够了,其他的不需要他们操心,让他们有足够的精力进行学习,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网络。

其次,学校需要出资培训网络工作人员。商业组织无法理解学校中的网络建设情况。有些公司可以加大技术投资使网络正常运行,而中小学却受资金等条件的限制。即使以后的5年里我们还是看不到很多复杂的技术大量运用于教育领域,包括网络技术在内。如果我们期望教师把网络技术运用于课程教学,那么必须使网络技术非常可靠稳定,而不是那些不完美的初级网络。

第三,现在该是超越Hyper Studio软件工具,去寻找其他教育软件工具的时候了。我们需要大量的以学习为中心的软件来支持所有年龄层次的课程。怎样解决?学校应该明白对教育软件的投入应与教科书的投入一样;还应清楚地认识到教育软件并不像教科书那样的简单。只有真正投资于教育软件,我们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计算机技术运用于中小学教育现已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孩子们将会在家中通过网络进行学习,他们会很舒适,同时也对技术日趋熟练。在未来的5年里,我们需要加倍努力,早日把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带入数字时代。

扫罗.洛克曼(Saul Rockman独立研究和咨询团体的负责人,这个团体研究的主攻方向是学习与技术):

每当我对教育的质量或学校中技术的使用感到沮丧时,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们,而不是那些有意使用这些技术而没有准备好的教师们,也不是那些简陋的教学设施。对于学生们,我认为如果给他们机会,他们能熟练自如地掌握和运用技术。当提供适当的机会,并给予足够的技术工具,我们的学生能够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但我们现在怎样来说服教育工作者摆脱他们自己的教学方式来运用这种形式呢?

我们要求所有的教师能够掌握技术并能在课堂上运用。当然,专业人员应该学习足够关于计算机和其他方面的技术,以使他们的工作顺利进行。但是教师们不需要学习那么多那么细。我不希望他们能够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但如果我们这些教师不掌握这些技术工具,又有什么理由让学生们学习这些技术呢?最好的办法是在学生们想试图使用一项新的工具或与其他人分享他们所学的东西和思想时,教师们应该学会鼓励和肯定他们。而现在的教师们却不是这样做的,我们常常听到的是“不行,我还没有掌握怎样使用,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是不应该的,应该允许他们和鼓励他们去创新。

当教师们不知道答案时,不应该采取压制或回避的态度,而应是鼓励学生去探索,去发现。哪怕知道学生们会失败,我们也应该给他们机会,而不是阻止他们接触新技能、新思想、新信息。如果照后者的办法去做,不利于培养他们的鉴别力和动手及自立能力。我们有许多技术工具,应该充分加以利用,让其来帮助我们工作,更有效率更加愉快地工作。让我们给孩子们足够的权利和机会去探索这个奇妙的世界吧!

唐.塔皮斯考特(Don Tapscott加拿大多伦多市某技术协会联盟主席,研究的领域是因特网和新型的媒体是怎样适应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同时担任某研究新型学习方式社团的会长):

当今学校对学习计算机的操作非常重视,甚至超过了基础知识的学习。有些家长和官员对此进行了批评,而我却不接受他们的批评。计算机和基础知识不是对立的,或任选其一的。我认为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就是基础知识。学生不应该仅仅学习传统的基础知识,而是学习怎么通过使用计算机来学习更多的知识。

教师反复让学生们背乘法表或者训练动词的组合,我认为这是在浪费他们的智慧和才能。在教育经费日益缺乏的形势下,我们应舍弃旧的方式,用计算机来最大限度地帮助我们完成评价任务。与其让教师尽力同时训练20个不同能力的学生,还不如让他们在任意的地方通过计算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学习效果更好。交互式的学习软件能通过评价孩子们的能力、学习风格和社会关系来帮助他们学习。

随着因特网的发展,计算机变成了孩子们在学习和发现的海洋里遨游的最有力的工具,而教师则从学习的主角变成了配角。

几个世纪以来,教育都是围绕着学习的传播模式建立的,都是由教师向学习者传递信息的,吸收与否和是否会应用当时都不得而知,他们都被假定掌握了。而这种假设情况的实现,是通过反复循环练习和实践以后,事实和信息才能形成知识体系。但是随着因特网这种新型媒体的兴起,学习的中心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从以教师为中心转变成了以学生为中心。教室中的学习过程也变得更加有趣,学生们可以根据计划相互讨论,相互争论,共同研究,相互协作。在数字时代里,这样的技能对学生为讲是基础,就好比听和写能力一样的重要,一样的必不可少。在这样的社会体制下,正在成长的孩子们应该与他们的父母和祖辈们有所不同,并且要超越他们。他们的目标不同,因此他们走的路也会有所不同。

鲍勃.休斯(Bob Hughes美国柯克兰某教育技术交流咨询公司的主要负责人,经常发表一些关于技术和学校方面的观点):

准备好了吗?新的千年已经向我们走来,它展现给我们的将是广阔的、疯狂的讯息。我不希望丢下落后的人们,但由于时代的飞速发展,人们有时却身不由已。做一件事有人成功,自然而然就有人失败。失败了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接受失败的勇气,由于害怕失败而缩手缩脚。我们的学校在面临新世纪时,是否也会这样呢?现在的学校对未来的态度应当是今天我们对未来态度的一个缩影。如今,事物更新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们接受和吸收它们的速度。我们现已超负荷了。年轻人还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追赶,而我们年老的一代面临这么多新鲜事物不知所措。我们只有在旧的知识和事物中兜圈子,最后渐渐的消亡。

教育的应用也越业越明显:公共教育应重视能力的培养,拓展他们的能力范围。也就是说,让孩子们有同等机会、有足够的能力立足于未来不断发展的社会。我认为我们前面的路要比想象中的更具有挑战性,更加困难。但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提早行动起来吧,不要落后!

布伦达.劳雷尔(Brenda Laurel设计者、作家和科研工作者,主要研究人机交互和技术的教育功能):

我现在最为迫切的愿望是一些研究工作能够得到广泛的支持和更多资金资助,例如在美国底特律市由懿律.梭伦维进行的研究。依我看,由懿律等人组成的小组设计的软件及其用于孩子们的方式,是当今教育技术领域中所能提供的最好的。

同时,我也希望网上学习在我们的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用因特网学习可以大大节省我们的时间、精力和资金,并且可以提供给我们家庭范围内的资源。年长者有足够的阅历和能力教育孩子们,使孩子们受到更加完善的教育。构建网络结构不仅对我们有利,而且还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一件事。我相信网络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我们大家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今天是昨天的延伸,明天是今天的继续和再发展。我们生活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可以深深感受到一场教育革命正奔腾而来,如波涛汹涌的巨浪不可抗拒。今天,中国人的教育已经落后了。在这场革命面前,我们责无旁贷地只能抓住机遇,占领制高点,争取迎头赶上,让美好的憧憬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