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这是一个教育技术研究生(上海师大)的博客:地址http://panjing.bokee.com/index.html
作者理念: 最好的教育是自我教育 真正的知识不是来自老师的讲授,而是来自自身努力和领悟,来自对知识无限性的不断追求。
而且从这个博客上,我又看到另一个博客就是我转载文章中提供的:http://blog.sina.com.cn/haige007

这里转载他的一个文章,希望大家对教育技术关注的,到她的博客上 看看:

《唐纳德·伊利教育技术学思想研究》

去年此时,海戈(他终于开始写Blog了!)的硕士论文成稿,我请求他一定签名送我一本,我知道我不会马上看,但一定会看。一年之后,我从头到尾将它仔细看了一遍(找出错别字若干)。

1. 关于专业兴趣

伊利与教育技术结缘要从高中开始算起。高中时期,伊利在学校的视听俱乐部做放映员,这是其对视听教育最早接触。1951年 进入大学之后,开始对视听教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上大学期间,伊利痴迷于视听教学的实践,在大学的视听教学中心协助中心主任工 作。正是在高中与大学时期对视听媒体的接触培养了他对视听教学的兴趣,使其最终进入这一领域,并以此作为自己终生的职业选择。

——这种职业选择原因的描述让我感叹不已:原来这样!他在高中就感兴趣了!海戈说这是伊利在给他的电子邮件中写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2. 关于专业选择

可能很多现在和过去学教育技术学专业的人都感到很委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专业,是被调剂的,是不情愿念的。我呢,是完全的第一志愿。当时我们班60人,可能以第一志愿录取的只有不到5人。

后来回想(325日晚在与黎加厚老 师的交流中,他请我们回忆小时候对自己最有影响的老师),是因为初中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位数学老师,他上课让我觉得很愉快,我想一定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教育和 学习变得愉快的,到了高中时一心想当一个语文教师,后来读了理科,不能学中文,高考填报志愿,看到一个“教育技术”专业,觉得就是它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 一回事——但是,7年以后,我觉得,还是它。

海戈的论文中引用了尹俊华的一段话:尹俊华认为教育技术学学术思想主要是指“分析、解决教育教学问题的哲学方法与实践方法。哲学方法就是分析、解决问题的指导思想,实践方法就是在分析、解决问题过程中的管理操作程序。”

这有点符合我对教育技术学的第一印象。现在感觉这个定义还是过于宽泛。而最近看海戈的Blog(讲学习与媒体),听他讲课,除了感到可以看懂他写的内容之外,对专业的认识与信心也在增强。尤其是他对学习科学的介绍。

 

3. 对技术、教育、教育技术的理解

芬恩认为,大多数人常常机械地理解技术的涵义,把技术等同为种种机器设备。在他看来,技术与其说是机器,莫如说是关于问题分析以及探求解决措施的思维方式。(同杜威在《我们怎样思维》一书中的论述类似。)

在伊利看来,技术概念的精髓是系统思想与方法,而非硬件设备与机器。只有在这一意义上,“技术”概念才能统领整个教育技术学的知识体系

在论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一 直以来,教育者们对教育领域中的技术应用满怀热情与期望;然而,他们又总是从物质角度把技术片面地理解为机器与设备。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教育者们见证了 太多的技术在教育领域中的潮起潮落,从幻灯到投影,从录音到电影再到电视,都如过眼烟云般离我们远去。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喧嚣与热闹背后是冷峻的教育现实 ——若干年来的教育并未因为技术的进步而有所改变,教师们仍然一如既往地沿袭着古老的传统。(海戈最近的两篇Blog也论述到这个问题: 计算机与互联网是教育的特洛伊木马吗?  学习与媒体的关系问题——媒体之于学习的意义与价值

伊利认为,追根溯源,所有这些都是因为我们对技术概念理解的偏狭与错位造成的。由视听教学运动发源的对技术仅仅从机器设备的角度的片面理解导致了教育技术实践中存在的一系列严重问题,导致了我们在欢呼每一次新技术进步之余对其革命效果的深切失望。……所谓的媒体短视……。

伊利对此深刻地检讨道,“我们已经失败,我们的热望也被消耗殆尽,仅余的一点激情仅仅在支撑着我们继续前行去不断追逐那永远一直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新媒体。”

伊利认为,……对教育技术来说,技术还应包括对硬件设备和软件系统设计和使用的知识在内。

伊利认为“教育技术领域的主要目标搜促进和改善人类学习的质量。由于这个目标提出的任务是由教育的各个分支共同承担的,那么,它就不能作为某个特殊的领域的理论根据而提出了。”

在此基础上,伊利认为,技术不仅仅包括有形的物质技术设备,更重要的在于对这些机器设备的设计与使用以解决面临的教学与学习问题,以促进与改善人类学习的质量。技术的本质在于问题解决,教育技术实质上是为了促进和改善人类学习质量的一整套问题解决方案。

以上观点多数出自伊利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论著。太有见地了。

 

4. 关于创新推广

伊利指出,导致一些教育技术项目失败的原因不外以下几点:

目标混乱;过度强调媒体;抵制变革;缺乏支持系统;费用支出失控;缺乏高质量的软件。

以及一个成功的教育技术创新的实施需要具备的八个条件:

对现状的不满;知识与技能;充足的资源;时间保障;回报与激励;多方参与;责任感;领导能力。

认真阅读对每一点的解释,联系一些实践经历,深感赞同。

 

5. 关于“变革的哲学”

伊利曾经引用过一句名言——“在我们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来说明教育技术领域的不断发展及其对教育技术领域的一个基本判断。

伊利认为,如果存在着什么教育技术哲学的话,那么这种哲学就是所谓的“变革的哲学”——即因应外部世界之变化,为实现促进学习之目的,教育技术领域时刻准备着考察、检验、采纳新的程序与方法。

教育技术参与教学过程,解决了教育教学系统中旧有问题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催生着新的问题,这就是技术进步的内在逻辑。

——读这些话,觉得可以理解。可在实践中又不一样了。

我有一次跟一位高中教师交谈,他带领他们学校2004年即开始使用Blog并开始在全校师生范围内推广,但现在已经一年半没有更新了,问及原因,他说觉得新鲜劲已过,况且现在又有新的东西出来,他老师学生根本看不过来,而且对新事物也担心,怕也是一时热闹,过后也不再关注。(老师将这种情况成为“信息疲劳”。)

有一位从别的专业转行到教育技术的朋友Jane,跟我抱怨说,我有点害怕教育技术了,因为新东西太多根本学不过来,旧的没有掌握新的又来了。

用上面的几句话回答这些问题,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6. 关于领域界定

以前看讨论领域界定的书和文章,我根本不知在讲什么,看得云里雾里的(承认了这一点,我也感到很不好意思,因此就有了一种“无知无畏”的心态)。海戈在论文中以伊利参与的领域界定为线索将其梳理了一遍,终于找到头绪了。想看原文的可与海戈联系。

 

7. 关于ERIC

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想到建资源库,我(也许还有一些老师和学校领导)就认为,要收集一些课件啊、课例啊之类的?ERIC有没有做课件与课例收集的工作?

 

整 篇论文读罢,我深切感受到基础理论研究的魅力。我是一个懒惰的人,可能永远也不会去读原著,还好有海戈这样的人存在,让我这样懒惰的人可以看到更多、了解 更多。在合适的时候看到合适的书、碰见合适的人、听闻合适的话,就是一种幸运。我幸运地看了这篇论文。也许明年此时还会想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