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观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要尽可能早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学会思考比努力更重要。我们之所以厉害,是因为我们跟别人不同,而不是因为我们跟别人相同。

节选视频:http://study.163.com/course/courseLearn.htm?courseId=1341010#/learn/video?lessonId=1038880134&courseId=1341010

完整视频:https://v.qq.com/x/cover/1jv433683n9m5h4/q0330ckk9ec.html

没有文凭,没有师承,蔡志忠15岁成了职业漫画家,他的作品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还被选入日本高中课本,1999年12月8日,蔡志忠被授予荷兰克劳斯王子基金会奖,称赞他“通过漫画将中国传统哲学与文学作出了史无前例的再创造”。

其实,蔡志忠并不是一个只会埋头画画的人,而是拥有多方面的才华,作为桥牌高手,他9次入围亚洲杯,1次世界杯,在各级比赛中获得215次冠亚军,并出任台湾桥协理事长。此外,蔡志忠曾闭关9年研究物理学,颇有心得。

蔡志忠已68岁了,可依然保持着惊人的创作力:去年,他只用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完成了19本书,而在另两个月中,他画了2450张国画。

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做这么多事?他身体中源源不断的动力从何而来?这一切,是因为他的毅力特别强吗?

蔡志忠的答案是:任性而已。

每个人都能干很多事

我现在出书,比过去可慢多了,不过高兴时,速度仍会很快,去年两三个月我出了19本书,其中一本有4万多字。

这没什么奇怪,人写东西本来就可以写得很快。巴尔扎克写《高老头》,总共只用了25小时,而另一部长篇,他也只用了71小时。

巴尔扎克一写就不停,直到写完。我也是这样,最长时在屋里待了42天,除了吃喝、睡觉,一直在工作,因为我在做自己最爱的事,当然停不下来。

累不累?其实也不累,因为不讲话、不乱动。人讲话、乱动是很累的,白白耗费精力,而我面对电脑,保持一个固定距离,我对此很挑剔,差0.5公分都不行,然后选择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脊柱完全垂直,臀部只坐在椅子的一根木头上,这样,除了手指,全身任何地方都不再动了,就当自己不存在一样。

其实,去年我还用两个月画了2450张画,平均每天40张,在这期间,我还干了很多别的事,比如拍电影、写剧本等。人做喜欢的事,就不会觉得累,有的事,说出来似乎很多很惊人,可只要你喜欢、想做,那就一定能办到。

真正厉害的人都非科班出身

我闭关九年研究物理,因为我喜欢看书,看自己不懂的书。

人不一定要专业学习,真正厉害的人都不是科班出身的。爱因斯坦大学毕业后也没做物理专业,而是在专利局里当三等专家。科班的人为什么不行?因为他们读的书太少了,一个人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课本有100本没有?而我为了自学物理,一口气就读了台湾出版的全套150本物理科普书。

我上学时,我问老师,为什么筷子插在水中,看上去是歪的?老师说这是折射,我问为什么会折射?他说光在空气和水中传播速度不同,我又问为什么会速度不同?他就躲了,后来别人说,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就能得诺贝尔奖了。我因此知道了,学校无法教给我什么,因为它告诉你的只是公式,不是思想,这样的教育只能让人失去思考的能力。

1990年我移民温哥华,因为我喜欢买房子,在台湾买了10套。一次看进口电影,它由三个故事组成,最后一个故事是讲一名外国画家如何将旧仓库改成画室,我突然觉得挺不错,便打电话问中介,那里的房价如何,那是1988年,中介说大概20万元,我说,那么我也买一个吧。

但到了国外才知道,那里不是工作的地方,华人很难发挥作用,移民们整天醉生梦死,如果让我整天闲待在家里,我会像疯了一样。

在温哥华,我原本准备画《易经》和西方哲学家,带了很多书过去,但西方建筑太难画,我放弃了,《易经》画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并不真懂,所以下决心研究佛学。

研究了三年佛学,我那时的智慧最高,便开始挑战物理,因为物理是宇宙最高法则,我们生活的一切都涵盖在内,哪怕是写字,笔之所以能把墨迹留在纸上,也是因为有地心引力在发挥作用。

赚钱要早不要太多

研究佛学,研究物理,画画,拍电影,写书,因为我喜欢。

我36岁时就已经赚够了钱,那时我就下决心:今后只做好玩的事。我总说,钱不是要赚得多,而是要赚得早。赚得早,你就有能力不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而赚得多,其实没什么意思,就像美国当年的老范德比尔特,他当年赚了1.5亿美元,相当于美国一年GDP的1/87,换算到今天,相当于盖茨财富的三倍,可他的后代却并不幸福,一辈子被钱压着。

这个世界有如旅店,这房间今天你住,明天就要换他住,所以没必要执著,也无需逃避。我每年要过很多节,过各种奇怪的节,36岁便写好了遗嘱,给自己造了墓,因为死亡只有一次,要及早做好准备。

我是个很会赚钱的人,除了买房子,我还收藏了3520尊古铜佛,如今赚了一百到一千倍,蔡澜有篇写我的文章,叫《他是外星人》。

没有赚钱的压力,所以我画《三国志》《西游记》等,都是提前画好,然后慢慢出版,不用一边画一边出版,那样时间跨度太大,没法培养读者。

很多人问我:你是不是有个团队在帮你的画配台词?可哪里是这样,画漫画最好玩的部分是思考,而把脑袋里的想法画出来反而没那么好玩,我怎么可能把最好玩的东西交给别人做?

不成功因为你怕和别人不一样

当今的社会,人人都很忙,因为大家对成功的定义有误会,觉得成功就是名利地位,可几千年历史看下来,究竟记了几个有名利地位的人?被人们记住的亡国之君的数量,远比英明之主多,至于有钱人,就更无法留名了,石崇被记下,还是因为他被抄家。

历史只记录创造者,因为这些创造让后人一直获益。从秦朝到今天,出过那么多县令,可为什么大家就记住了李冰?还不是因为都江堰至今仍在被使用。

我们知道王之涣,仅仅因为他那20个字,我们知道张继,也仅仅是因为他那28个字,可以这么说,王之涣的名字就寄托在这20个字中了,没有这些字,王之涣也就湮灭了。

人生的意义在于你究竟做过什么事,如果世界因你而好,你所做的有益众生的事一直存在,那么你的名字就会一直存在。

可问题是,今天的人都太恐慌,生怕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学习成绩比别人差,你着急,钱比别人赚得少,你也着急……一方面希望自己与众不同,一方面却又生怕自己不如别人,这不是悖论吗?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最拿手、最喜欢的事,把它做到极致,哪怕是做好米粉汤也行,那么你也是成功的。

老虎伍兹站在果岭上,就是高尔夫的神,可迈克尔·乔丹站在果岭上,就什么也不是。明明是打篮球的料,干吗要去打高尔夫呢?

我从来不觉得跟着别人做事有多重要,我没手机,没名片,每天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一个人要是怕和别人不一样,那还怎么可能出类拔萃?

很多父母没毛毛虫聪明

热衷攀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父母就喜欢比。婴儿是没法选择的,父母给他塑造成什么样,就只好这样了。

世界上所有儿童都是一样的,可他们的父母不一样,所以才会有人成功,有人失败。

我还是小孩时,父母从不干预我,那时在乡下,人们也没有望子成龙的观念。我3岁半起就在想这辈子要干什么,4岁半时,看见家里有个小黑板,可以在上面乱写乱画,从此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那时我就做了决定:这辈子只要不饿死,就要一直画下去。

我15岁就离家了,身上的钱只相当于40元人民币,到台北第一个月工资大概是150元人民币,为表示长大了,我将其中115元寄给家里,我不也混出来了?孩子能否成功,关键看父母是否给了孩子一个好性格,因为性格在5岁前就已形成,后来的学校教育最多只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可学校教育是为了追名逐利的,无法塑造性格。

有了好的性格,孩子自然能成功。这就像毛毛虫一样,整天除了睡就是吃,为什么它这么幸福?因为它的父母只做对了一件事:把它放对了位置,而生命中最大的智慧就是放对位置。

我当父母后,也从不干预孩子,数学考零分,我也一样高兴,说不好听点,你六科都考99分又能怎样,不照样没一门是满分吗